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河南心理资讯网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 充值指南

诺道夫--罗宾斯创造性音乐疗法发展初期理论及活动研究

浏览:4237 次 2013年07月31日 10:22:19 来源:网络

导读: 在诺道夫罗宾斯合作的早期发展阶段的重要理论基础--人智学,受到了桑菲尔德儿童之家的研究总监赫伯特盖特博士的支持。盖特坚持要继承并发展斯泰纳的教学,特别是他在自我心理学和治疗实践的领域。

  诺道夫--罗宾斯创造性音乐疗法是由保罗·诺道夫和克莱夫·宾斯共同建立的一种主动式治疗方法,是他们俩共同合作17年的结晶。目前在世界范围内,已经有上百名音乐治疗师运用这一方法进行治疗,并且在澳大利亚、英国、德国、美国、韩国、日本等国家都设有研究机构。该疗法创始人之一克莱夫·罗宾斯还曾两次应邀来中国讲学。

  纽约大学的诺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中心是这样给自己定义的: 诺道夫--罗宾斯创造性音乐疗法是建立在我们对每个人与生俱来的音乐能力的信任的基础上的。通过即兴音乐这种自我实现的潜力被有效的唤醒,要唤醒这种自我实现的潜能之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利用个人天生的即兴音乐创作能力来克服情绪、生理、以及认知的障碍。在音乐上患者不需要有事先的经验和训练,很多乐器可以在治疗过程中不需要通过特殊的技巧就可以演奏,而且在演奏的时候会让人感到愉悦。在创造性的过程中,患者和治疗师一起在各种特殊乐器上进行的即兴创作都对患者起到积极的作用。[①]

  保罗·诺道夫和克莱夫·罗宾斯

  保罗·诺道夫是诺道夫--罗宾斯创造性音乐疗法的创始人之一,1909年生于美国费城,他8岁的时候开始学习音乐,先后考入费城音乐学院和朱丽亚音乐学院,主修钢琴和作曲,并获得硕士学位。[②]作为一名作曲家,他享有许多荣誉,例如古根海姆纪念奖学金和普利策奖学金。[③]1938年至1943年间,诺道夫在费城音乐学院担任作曲系主任. 1945年至1949年美国东兰辛密歇根州立大学担任助理教授.在1949年秋,他成为巴德学院的音乐系助理教授,担任终身教授, 直到1959年他才离开巴德音乐学院。

  1958年,诺道夫休假到欧洲去寻找乐团来演奏他的作品。在伦敦,诺道夫参加了一个鲁道夫·斯坦纳的一个演讲,演讲中介绍了一种融合音乐、运动和色彩对脑瘫儿童开展的治疗。诺道夫随即对于作曲帮助残疾儿童克服残疾的可能性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访问了在离伦敦不远的人智学社团——桑菲尔德儿童之家。在那里,诺道夫发现在教育过程中音乐起到了突出的作用。[④]通过残疾儿童的音乐反应,他确信音乐治疗的力量,为此他放弃了他在学院教书的生涯。在英国和欧洲,他开始了对残疾儿童的创新的探索。

  克莱夫·罗宾斯博士是创造性音乐疗法的另一位创始人,现在担任纽约大学诺道夫·罗宾斯音乐治疗中心主任。他在发育障碍和多重障碍残疾儿童这一领域至少研究了40年。他于1927年7月23日诞生于英国.少年时期他曾经自学钢琴。 1944年,年仅16岁的他加入了英国皇家空军。并参加了欧洲战争,战争结束后,罗宾斯幸运的从战场上存活,但他的左手臂局部瘫痪,再也不能弹钢琴了。

  罗宾斯在1953年圣诞节前夕访问了桑菲尔德,这对他来说是人生一次重要的折。1954年罗宾斯加入位于英格兰伍斯特郡的桑菲尔德儿童之家,作为一名发育障碍和多重残障儿童特教老师,罗宾斯在桑菲尔德儿童之家得到了实践和理论上的锻炼。他的工作是负责儿童之家的教育性与艺术性治疗项目,并与研究部主任赫伯特·戈伊特医学博士一起进行研究。1959年,根据特殊教育领域的一些经验和早先的音乐基础,他开始同在音乐治疗上运用即兴性和创造性作曲手法的先驱保罗·诺道夫一起合作,开始了他们长达17年的创造性音乐疗法的研究和实践工作。

  理论基础:

  他们在工作的初期受到了斯泰纳人智学的影响。「人智学」,源自希腊文Anthropo指「人」,Sophy指「智慧」;两义交融之,人智学即是研究有关人类智慧的学问。(引言)其创始者为奥地利人鲁道夫·斯坦纳(1861~1925),当代著名的教育家、科学家、哲学家,也是精神科学的导师之一。斯泰纳在二十世纪最初的十五年时的理论研究以及实践的探索给欧洲中心主义文化提供了一股新的思潮。他的思想影响深远,引起了广泛的兴趣,甚至还波及到其他的大洲,甚至还影响到了其他的研究领域包括农业、艺术、科学、机械、心理、教育和特教领域。[⑤]

  在诺道夫·罗宾斯合作的早期发展阶段的重要理论基础--人智学,受到了桑菲尔德儿童之家的研究总监赫伯特·盖特博士的支持。盖特坚持要继承并发展斯泰纳的教学,特别是他在自我心理学和治疗实践的领域。[⑥]人智学的精髓给了他们很多的启示,使他们萌发了尊重每个人生存意义的研究态度。通过这种研究态度,他们尊重每个接受治疗孩子的内在生命,并且坚信通过激发这些障碍孩子的音乐能力可以激发那些潜在的超能力。当诺道夫和罗宾斯开始他们的工作时,他们的监督人盖特博士把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到关注人类自身的自造能力上,盖特也指导他们进行临床的研究和探索,他对用肢体律动来表现音乐非常敏感,因此这也给诺道夫和罗宾斯的思想打开了新的视角,使得他们的研究和探索之路直接伸入到人对音乐反映研究领域里从未涉及的空间中。[⑦]

  诺道夫和罗宾斯的治疗过程中同时又无处不体现着人本主义的精神。自我实现是人本主义的核心理论,它是指个体的各种才能和潜能在适宜的社会情境中得到充分发挥,实现个人理想和抱负的过程。人本主义认为自我实现是一种类似于本能的基本需求。诺道夫和罗宾斯重视孩子对爱、安全感、尊重、自我实现的需求,在对孩子进行治疗与接触过程中,治疗师用什么样的感情,什么样的语言和音乐,什么样的接触方式都是十分重要的,通过即兴的音乐给孩子们传达非常自由的气氛和音乐环境。通过在这种自由的环境中孩子在乐器上或者是歌曲上的即兴创作,或者通过即兴音乐与外界的进行的交流,对孩子来说都是一种自我实现。

  桑菲尔德儿童之家时期

  诺道夫和罗宾斯的音乐治疗工作最早是在桑菲尔德儿童之家开始的。在桑菲尔德工作的初期,诺道夫的音乐治疗是独自进行工作的。诺道夫的第一个患儿是一个叫约翰尼的自闭症男孩,约翰尼的睡眠情况很糟糕,服用很大剂量的药。诺道夫从来没有的和这样一个严重的残疾儿童做游戏的经历。在第一个阶段,诺道夫用中国的五声音阶和日本五声音阶进行轮流试验.他发现约翰尼听到日本的五声音阶就哭,当听到中国的五声音阶就停止哭泣,约翰尼对固有的音乐情绪的差异是非常敏感的,这让诺道夫很兴奋,他找到了一条可以触摸约翰尼情绪的音乐之路。1959年10月诺道夫开始为约翰尼进行个体化治疗方案,并给他每周进行三次治疗。[⑧]

  约翰尼的个案之后,罗宾斯加入进来,开始与诺道夫合作为患有下脑综合症、癫痫、精神疾病、智力迟钝的孩子开展个体音乐治疗。他们针对孩子的不同问题尝试各种各样的音乐手段:在具有西班牙风格的音乐节奏伴奏下,鼓励引导孩子自由运动身体,以恢复肢体残障;通过节奏性的敲鼓整合孩子的内在混乱的秩序;运用变化的节奏感打破孩子的刻板敲击;稳定的、轻巧的敲击给内心恐惧的孩子带来安全感;寻找特殊音质与儿童个体的亲缘关系……诺道夫和罗宾斯在治疗中给孩子的音乐都是即兴性的,对患儿的即兴音乐进行支持、跟随、呼应或者是牵引。他们在治疗中发现孩子们的即兴音乐完全是自身病理的刻画,这是一种在每种心理条件下都能用来描述的对音乐反应。如果可以对孩子的音乐予以充分的解释,那么对孩子生活的音乐世界就能被当作是对诊断的补充,有助于对他的需求和潜能进行评估。

  小组音乐疗法开始于1959年秋季学期早期。诺道夫和罗宾斯在这一领域的合作开始于格林童话《皮夫袍夫》,后来,为了治疗,罗宾斯把这个故事发展成了“工作游戏”。在1959年冬季诺道夫和罗宾斯继续开展他们的小组工作。他们创作了《三只熊》,还根据格林童话为基督降临撰写了《侏儒与鞋匠》。戏剧每场都有每场的特征,他们结合戏剧情节、音乐、速度和孩子们的核心问题,把简单的故事发展成有结构性的体验。这些孩子的情感发展是不完全的、紊乱的,戏剧本身所具有的结构性提供给孩子一种可以遵循的秩序,给他带来安全感,合拍的旋律结构能够使他的自我秩序形成。

  1960年1月,诺道夫和罗宾斯开始进行乐器的试验,希望可以给能力受限的孩子发现演奏方法简单的乐器,使他们得到更多的体验。首先他们使用了一根弦的大提琴和两根弦的小提琴,孩子们在老师的指挥下,在这些简单的乐器上做开放式的演奏,孩子们在演奏的时候是非常放松的按照自己的理解和情绪进行的,在这个过程中一种简单的乐器作曲的思想开始形成了。老师的灵感完全来自于孩子,根据孩子们能力的发展,进一步发现三根弦的乐器用来讲述了三只熊的故事,运用七弦琴和小竖琴表现森林中鸟的叫声,随后一些打击乐器钟、鼓、喇叭和铙钹也被运用进来,这对于残障不能演奏乐器的孩子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桑菲尔德的儿童来说音乐是个活泼且多元的世界。孩子们非常喜欢像这种既深刻又充满欢乐的经历,从孩子们的乐趣中可以明显地看到他们从音乐的经历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欧洲之旅

  在1960年的夏季和秋季, 诺道夫和罗宾斯访问了在英格兰、苏格兰、瑞典、丹麦、荷兰、德国和瑞士的24个残疾儿童机构.这次欧洲之旅原本是为了获得各类教育经验,预期的收集资料之旅变成一种演讲和示范之行,他们在每个参观过的儿童机构中都展示了他们的工作。[⑨]

  在加纳,学校和居住建筑的形式和颜色的复合化对智障儿童的起到了治疗作用;在布里斯托尔、英格兰、海德堡、德意志,都得到了使用音乐、展览和戏剧的治疗;在德国提倡有节奏运动的运用;在阿伯丁郡,创造了演讲治疗;在苏伊士,发展了充满幻想的木偶艺术。在桑菲尔德儿童之家,诺道夫和罗宾斯已经使用了按计划设计好的色彩和绘画疗法,在欧洲看见的这些有想法的治疗师和他们具有艺术性的治疗方式,使诺道夫和罗宾斯更加加强他们对音乐治疗的信心。[⑩]

  为了对音乐治疗进行更深入的调查;从一开始,这次旅行就是以交流的方式进行的。所到之处诺道夫和罗宾斯都被要求来讲述他们的治疗过程。最好的讲述就是现场演示,无论在哪里诺道夫罗宾斯团队都能和孩子们一起展开治疗活动。

  在苏格兰,他们为8-10岁精神障碍孩子们进行了三个周的治疗。在治疗演示过程中他们发现活泼的、不谐和的音乐并没必然地激起或阻止智障孩子们的兴趣。注意力不集中、机能亢进、控制力有困难的孩子们安静地坐着参与活动,敲鼓并且相互聆听。治疗师引导着孩子们在他们组织的音乐世界中进行活动。孩子通过他自己的活动伴随治疗师进入音乐的世界并且获得经历体验。

  在丹麦的别墅,他们给大约二十个孩子进行了治疗。这些孩子们没有严重的精神障碍,也没有在桑菲尔德儿童之家的孩子们那样严重。他们的反应非常灵敏,所有观察治疗的成员都立刻被孩子们完全投入伴随钢琴的即兴击鼓的演奏而吸引并深受感动。因为不能通过语言直接进行接触,每个孩子和钢琴演奏者之间的交流都必然是完全音乐化的。

  当孩子们一个接着一个去敲鼓的时候,他们的个性和孤独症状都在即兴演奏的过程中清晰地表现出来。一个结肠痉挛的小男孩显示出他在接受节奏模式方面的敏锐;他表达了在控制音乐协作之间的决心。一个具有高水平组织能力的孤独症小男孩通过按照与为他自己伴奏的不熟悉的音乐不相关的速度来击鼓表现出了他的孤独症状。一个具有有限潜在教育性的女孩通过使用鼓和镲来强化音乐的方式显示出她的紧张和智慧。一个可爱的、反应迟钝的男孩表现出一种火热的创造力。所有孩子们之间不同的反应表明了所有这些不同个体的音乐治疗可以为每个不同的小孩服务。

  之后,他们参观了荷兰一家为成年男人开办的机构。这些病人和工作人员正忙于农耕、花匠、房梁和家务劳动,这种宁静和人性的交流生活深深打动着他们。

  在德国,诺道夫和罗宾斯和很多运用音乐治疗的机构紧张讨论对音乐使用的调整。他们的观点是音乐对于那些有精神障碍的孩子们应该是平静的、柔软的,即使具有活力,也不是刺激性的。诺道夫-罗宾斯的观点是:和声中的不协和音是它的富于表现性的内容的极重要的组成元素。它是音乐及时活动起来并保持音乐流动性的活力因素。在他们的治疗中从没有过适当使用不协和音程而阻碍或伤害精神障碍的孩子们的经历。相反,富于表现力的不协和音程帮助唤醒了孩子进入他们所喜爱的音乐活动中。不协和音程能使一个小孩进入活动中,增加他的注意力,也能给予他所演唱歌曲的和声伴奏活力。正因为不协和是音乐的基本元素,所以有必要在音乐治疗中使用它。

  结语

  作为一名优秀的作曲家和钢琴天才,诺道夫的临床音乐直觉来自于以前的音乐训练和经验,诺道夫能够为满足广泛的残疾儿童的特殊需要提供新的资源和技术。他的大部分音乐都具有一种很高的艺术和审美水平。此外,他还利用钢琴、声乐,即兴创造性作为与残疾患儿传达信息和交流的媒介。对于克莱夫·罗宾斯来说,保罗·诺道夫的音乐方法对孩子产生的积极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他们越是长久的在一起工作,诺道夫和罗宾斯越发现他们有着相同的价值观、风格和目标。因此,他们的团队成长更轻松,更自然。诺道夫在作曲、钢琴、音乐直觉上拥有一种独特的能力;罗宾斯在残障儿童工作上拥有更多的了解,罗宾斯更多地在实践上指导诺道夫,他的洞察力和远见使得诺道夫的天分可以被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他们的工作相辅相成,个性也有互补的特点。

  诺道夫和罗宾斯通过在桑菲尔德儿童之家的工作,更加深刻得体会到在让儿童感到退缩的世界中,音乐是一个进入儿童意识的没有危险的入口,音乐可以使孩子跨越智力缺陷、认知障碍,直接感受到音乐带给他们的快乐。通过欧洲之旅,他们把自己的经验带到欧洲,并且获得欧洲教育文化的体验。诺道夫-罗宾斯带着这些交流的成果和经验进一步投入到他的创造性音乐疗法的研究当中,推动他们的研究逐步走向成熟


除来源署名为河南心理网、豫心网稿件外,本文均为网站转载稿件,内容表述不代表本站观点,请读者仅作参考,如有版权异议或有相关意见和建议,请联系管理员。

责任编辑:侯路路

咨询信息统计

  • 总求助:4065 条
  • 总回复:3322 条
  • 用户数:5978 个

【免费心理咨询】

广告